您现在位置: 网络加速器 网站首页    行业快讯
  专访《网瘾战争》团队:这场仗远未结束

专访《网瘾战争》团队:这场仗远未结束

复制本文

本文系《大众软件》授权腾讯游戏频道发表

多久没有哭泣,多久没有欢笑,是不是真的已经习惯一切,是不是就这样等待死亡,可还拥有独立思考的能力,可还渴望看到世界的真相。生存的意义,游戏的乐趣,骷髅党,大宗师,NGA,WoW,爱人,朋友,金钱,信念,你失去了什么,你害怕失去什么,你得到了什么,你希望得到什么。硝烟已经弥漫,炮火从未间断,不要拒绝恐惧,让它与你共存,你要活着,因为你,还有你,还有你,就是希望。

这是一部由魔兽玩家制作、取材于魔兽、献给所有魔兽玩家的视频,时长超过一小时,耗时3个月,参与人数达到100,总点击量已超过100万,玩家宛如义务般以几何速度传播,各大论坛都能见其讨论,就算非魔兽玩家也被感染,这里有70码,有钓鱼执法,有脸疼,有黑G,有电击,有八心八箭,有欢乐,有暧昧,有愤怒,有悲伤,你可以说它针砭时弊,可以说他冷嘲暗讽,可以说他极尽恶搞,可以说他哗众取宠,但我更愿意理解为一种声音“玩家的声音”那本该被重视、被聆听,却被压制、被忽视,但就在今天响彻网络,振聋发聩的声音。

它的名字是《网瘾战争》。

专访《网瘾战争》团队:这场仗远未结束

可悲吗?

从没想到,会有一款“游戏”能够牵扯如此多的利益层面,牵动如此多的玩家心情,引发如此广泛的社会效应,触及如此复杂的思想波动。我是说,这只是一款“游戏”,酒足饭饱后打发时间的玩物,宿舍里吹牛聊天的谈资,暴雪用来赚钱的作品,电脑里的01数据,但竟然演变成今天这种局面,不觉得,可悲吗?

网瘾,多么富有想象力的字眼,医学界的“丰碑”,“专家教授”的利器,一桶可以淋湿你全身的道德污水,一股可以把你推下深渊的社会暗潮,在这个成功举办过奥运会、登陆月球,马上就要举办世博会的时代,竟然会出现这样的字眼,不觉得,可悲吗?

他们说你们病了,于是我们病了,病得那么严重。他们说你们需要治疗,于是我们接受治疗,治疗得那么彻底。被无知、恶毒的双手推进那间无知、恶毒的房间,用血汗钱买来的是被电击,被侮辱,被桎梏,被喝令,不觉得,可悲吗?

今天,病人们集中在一起,他们窃窃私语,谨小慎微,探讨着之前从未想过的问题,真的病了吗?真的和正常人不一样吗?我的心不是还在跳动吗,我的血不是依然炽热吗,我能明辨罪恶和善良,我能看到美丽和丑陋,我还能跑,我还能跳,我还能哭,我还能笑,我还能举起我的双手,我还“活”着。

现在你来告诉我,到底谁才是病人,到底谁,才是病人!

今天,我们说

“不过是一群愤青”,他们说,“一帮小孩子瞎闹”,他们说,“为个游戏至于吗”,他们说。

永远是他们说,他们说,他们说。够了,真的够了,哪怕有失偏颇,哪怕词不达意,今天,我们来说。

是愤青吗,你可知这愤怒从何而来,是孩子吗,你可知孩子也有尊严,“至于”与否,你可知这世界上不只一种价值观念。

不需要舅舅的谣言,不需要媒体的妄加揣测,不需要官方的暧昧,不需要上纲上线,不需要怜悯,甚至不需要鼓励。只是想要一个说法,一个真相,一个道歉,难道不应该有一个说法看,一个真相,一个道歉?但是……什么都没有。

如同被塑料蒙蔽住面颊的窒息,被绳索捆缚住四肢的挣扎,被打下一针镇定剂后的无力。

“你们的声音到底谁能听到?”没所谓,没人听到根本没所谓,因为本就没有如此奢望。“你们什么也改变不了!”没所谓,改变不了根本没所谓,因为本就没有如此妄想。做了想做的,说了想说的,做了能做的,说了能说的,

多么生动的课堂,果然社会才是最好的学校,多么曲折的现实,远比小说要来得不可思议。无论“巫妖王”开放与否,何时开放,这一年的时差,却永远倒不过来。

OTMT团队采访

《网瘾战争》出自OTMT之手,其实这不是他们制作的第一个视频,已经是“看你妹”系列第三部。至于OTMT这个名字的由来,主创性感玉米解释说:“团队的名字很傻,取自黄飞鸿十三姨那一段,爱老虎油=I Love you,我们是叫爱老虎游,即喜爱游戏。硬翻译成英文就是Oil Tiger Machinima Team,OTMT,Machinima就是我们这样的表现形式,即游戏引擎电影。”

专访《网瘾战争》团队:这场仗远未结束

这究竟是帮什么玩家?他们到底怎么想的?制作过程中有什么趣事?带着诸多疑问,特找来大部分主创人员做了采访,在此也感谢OTMT愿意接受这次访问。

受访人:性感玉米(导演、视频中配音朱乡长),大兵雷恩(副导演,配音“五折叔”),林林(你可以叫她林林,暗夜林,林美人,主题曲演唱者,配音“加血”血精灵),丢丢(女主角,配音“贝利钉”),卑鄙马维斯(配音“丁撒石”,同时是《魔怔世界》作者),runnerbao(男主角,配音“看你妹”)。

专访《网瘾战争》团队:这场仗远未结束

下一页:专访实录